互联网公司的站队尝试,移动互联网战争的下半场

2017-11-06 16:06浏览人数:

摘要 全家桶这个概念对中国网民来说并不陌生,早在PC时代就已经有这个趋势了。它源自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平台化之后总希望用户在自己的单一平台上完成所有需求。 但是不得不说,在大

全家桶这个概念对中国网民来说并不陌生,早在PC时代就已经有这个趋势了。它源自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平台化之后总希望用户在自己的单一平台上完成所有需求。

但是不得不说,在大王卡之前的站队尝试都挺失败的。以最基础的三大业务范围来说,阿里、百度、腾讯三家都有购物、搜索、社交业务,但绝大多数人还是用阿里购物、用百度搜索、用腾讯社交。

在每一项业务都已经高度成熟的今天,其实三家公司非主营业务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其中阿里和腾讯则更为成熟一些,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肯稍微牺牲一点用户体验。你所有的需求都可以只在阿里的App或只在腾讯的App里完成。

换句话说就是支付宝的社交其实挺好的,微信的搜索内容很丰富,百度的导购网站做的也很好。而且如果一个用户真的在一个公司的产品里搞定所有需求,用户数据、用户偏好互联互通应该能带来不少的体验提升。

但大家还是该怎么用微信怎么用微信,该怎么用支付宝怎么用支付宝。操作的障碍和蝇头小利不足以冲击长期以来形成的用户习惯。

在流量卡这一招之前,互联网公司尝试过许多让用户站队的尝试:威逼式的有在微信里打不开淘宝的链接;利诱式的有使用支付宝结账免单等。

而为了能强迫用户做出二选一的选择,“不兼容”、“封杀”、“劫持”和“拦截”等不正当竞争手段愈演愈烈,就更让人不想在任何一家公司里站队了。

明明在国外,Google全家桶是个褒义词。但在国内你要说装了谁家的全家桶,那这手机就基本就废了。

流量卡的出现,解锁了站队(生态建设)有了全新的姿势。

流量卡是一种真生态

什么是真生态?

这其实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国内一般一家公司开始提“生态”,意思就是打算建墙了。

但真正的生态,不应该是给用户离开造成不便,而是通过体验优化让用户能够自然而然的留在单一平台上。

在大王卡之前,唯一一个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是阿里的生态。回忆了一下,很多用户的刻意站队是在阿里推出了蚂蚁信用分之后——为了能把信用分刷上去,所以只用阿里系的App,我也是如此。

不得不说,阿里的一些产品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差。而且不同产品之间确实做到了一些基本的优化联动,起码不像腾讯那样生生把账号系统分裂成了微信和QQ两个体系,两者的帐号还不互通。

而且基于信用分,阿里的生态对第三方开发者来说也比较友好。

但后来我和很多用户一样,发现芝麻信用分刷起来主要还是靠消费,而且信用分刷高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当腾讯大王卡出来之后,我就倒戈去了腾讯阵营。

合作流量卡和过去跑马圈地式的生态构建方式很不一样,它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用户离开的地方设一道关卡——比如用某某外卖,你就必须用某某支付。

用户的转移是完全基于自己做出选择,而且就算选择不站队,它的体验也很不错:消耗1元500M的流量,还是用腾讯的App免流量。无论选择哪种,都让我的月通讯费下降不少。

以干什么都要抢入口的“互联网思路”来说,流量卡是比搜索、手机系统甚至是手机本身更底层的“入口”。掌握了这个入口,虽然不可能立竿见影,但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

在腾讯之后,很多互联网厂商都注意到了这一点,B站推出了22、33卡,京东推出了小强、大强卡,微博推出了微卡,百度推出了大神卡、小神卡、女神卡,阿里推出了蚂蚁保卡,同花顺推出了大顺卡、小顺卡等等……

其实,早在这种模式推出之前,这些互联网公司就已经蠢蠢欲动的想要做流量卡这种底层入口了。只是在联通主动抛出橄榄枝之前,大家想到的都是自己成立一个互联网运营商。但由于政策限制,互联网运营商的资费是个大问题,最终那些互联网公司自己搞的运营商基本销声匿迹了。